第一卷,入世出世 第六十五章,豪言鼓众心,寒芒决死心

作者:十二子南申 | 发布时间:2019-09-14 10:35 |字数:5226

    “的确好运气,不过,你的运气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局势瞬息万变,本该跌落擂台败北的游盈盈,却在最后时刻孤注一掷,不仅扭转了局势,更借机突破境界壁垒,迈入炼气六层。

    炼气六层乃是炼气期修士的一道分水岭,因为炼气六层可以于体外形成一道灵力盾!在面对炼气一层至炼气期五层的修士时,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!除非能强行打破灵力盾,否则绝无胜算。

    因此,在游盈盈迈入炼气六层之后,解鸿方才会如此惊惧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正对着自己甜蜜微笑的游盈盈,他没有半分欣喜,反倒心生恐惧。虽然他曾无数次幻想渴望着有一天游盈盈能如此对他展颜欢笑,但绝不是在这擂台之上,生死一线!

    此时的游盈盈正向他款款而来,那笑容依旧甜美。只是看在眼中,映在心里却如同死神欲向他索命一般。

    游盈盈那看似轻灵的脚步声,听在解鸿方耳中,如同丧钟一般敲响!他惊惧道:“不,你别过来,别过来!”

    一边吼叫,一边慢慢向后倒退,他不甘心就这么认输,可自己又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勇气反抗。如此反复‘敌进我退’,直到最后解鸿方以一种耻辱的方式落败。

    他被生生吓退,跌落擂台!

    自始至终,游盈盈微笑以对,不曾出手一招半式。

    游盈盈逆袭得胜,叫人拍手称道,而解鸿方则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    午时许,十六强争夺结束,自此十六强中除洛羽之外,再无炼气四层。

    聂长老也如期而至,望了望场中十六人,很是满意的点头道:“汝等不仅可以获得一颗固体丹,用来恢复伤势;还另外奖励炼境丹一颗,。”

    众人得了丹药,顿时一阵欢呼雀跃。场外同门皆满是羡慕之色,能不羡慕吗?这可是能提升修为的珍稀丹药,虽说比不得破镜丹,可对于他们这些炼气修士来说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休息时分,游家姐妹、张武等人来到洛羽屋中。

    待众人恢复好伤势之后,游盈盈四处打量,摸摸这摸摸那,很是不服的道:“宗门就是偏心,为何洛师弟居所比我们的宽敞些?”

    洛羽一听,莞尔一笑:“这还宽敞?游师姐若是想住,小弟也不嫌弃...。”

    游盈盈听罢并不着恼,反倒是嬉笑道:“狡猾的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洛羽顿时无言...。

    盘坐桌边正欲喝茶的张武却立刻放下茶水,洋洋得意道:“你若是能像洛师兄一般越级比斗,别说宽敞小屋,就是洞府也有的。”

    游盈盈一听,顿时威胁道:“好你个张武,当初若非我们姐妹借你灵晶,你早就被小洛云整疯了,怎的?好了伤疤忘了疼?要不,我叫洛师弟将洛云叫醒...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洛云,张武顿时打了个冷战,他望了望正在榻上酣睡的‘小祖宗’,赶忙低头闷声喝茶。

    众人一见顿时哈哈大笑,张武满脸通红,重重地放下茶碗闷声不语。

    洛羽强忍笑意,拍了拍张武道:“莫气,大家玩笑而已,日后要祸害也祸害周演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这时,洛羽拿出一颗灰褐色的丹药,翻转端详道:“这炼境丹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见洛羽询问炼境丹,游笑笑解惑道:“练境丹其实就是破镜丹的次品,皆可提升修为,不过此丹只对炼气期修士有用,且需要炼化十二个时辰之久!炼气六层之下突破境界不成问题,而六层之上却是大打折扣,即便如此也是极为珍贵。”

    游笑笑刚一说完,张武便惊呼道:“十六强奖励便如此丰厚,八强奖励岂不...!”

    洛羽见众人亦有同感,心中也是期待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人却是忧虑道:“虽说奖励诱人,让人期待,可如今比斗非比寻常,今日三十二人,已死数人,重伤者更不用说了。尤其是遇到周演他们的人,简直就是欲致我等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屋内顿时沉默。

    游盈盈深有体会,心中很是气愤,拍案而起:“若是叫我遇上,定以牙还牙。”

    洛羽望了望依旧眉头紧锁的众人,又抬头看了看气呼呼的游盈盈。

    他略一沉思,宽慰道:“我辈修道,迟早出外闯荡历练,外界残酷凶险远胜此十倍百倍。与其在外被人欺辱殒命,有损我宗威名,还不如及早体会适应,宗门此举虽是残酷,亦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洛羽说罢,先前之人点头道:“洛师弟说的有理,可若是我们台上相遇该如何?与周演一众相遇又如何?”

    见此,洛羽洒脱一笑道:“我辈既然志同道合,若不幸擂台相见,便倾力而为,只要不伤及性命,受得些许伤势又如何?但,若遇周演之辈,欲害我等性命,自知不敌认输亦无不可,彼又能奈我何?若有把握尽可一搏,便如游师姐所言,以牙还牙也未尝不可,又何故做此愁容?

    见众人纷纷点头神情好转,洛羽脚踏书案之上,望着窗外云山雾海,豪言道:“人一生之中总要疯狂一次吧?无论是为事、为人、为成仙!哪怕这个目标遥不可及,不怕!只要努力过,拼过,便无愧于心。至于成与不成,那要等爷疯狂之后再说!”

    望着神采飞扬的洛羽,游笑笑等人顿时心潮澎湃,同声相合。

    “对,等爷疯狂之后再说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未时三刻,外室八强争夺,随着道钟的嗡鸣声开启。

    一组八人,游笑笑姐妹竟然同时上场,姐妹两可谓幸运至极,对手皆为炼气五层,毫无悬念的获得了八强名额。

    同是一组的周演似是示威一般,只用一招‘烈阳斩’神通便直接将对手击杀,竟连认输的机会都未给对方!

    望着倒在擂台上的师兄,一个时辰前众人仍在一起欢声笑语,此刻却已...。

    张武咬牙切齿:“周演可恨!”。

    见此,洛羽语气平淡道:“憎恨是把双刃剑,刺伤别人时,也会伤到自己。而我们只需堂堂正正地将其踩在脚下便可,表示对他的不屑、看不起、无所谓,这样他又如何伤害你?”

    洛羽说完,注视着广场中傲视自己的周演,而张武却望着慢慢站起的洛羽,愤恨道“为何周演这斯如此狠毒?”。

    洛羽回头微笑:“人和野兽的区别就在于,野兽一直是野兽,而人有时候却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望着走向擂台的洛羽,张武面露沉思,片刻之后,眼中却多了一丝清澈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洛师弟,我叫左锋,炼气六层。”

    穿过纷飞的雪花,洛羽目光如电,望向左锋。

    左锋剑眉斜空,脸庞棱角分明,虽面带微笑,却眼神凌厉,七尺男儿傲立台前,人如其名,似利刃之锋!

    这,是一位劲敌。

    洛羽微微一礼:“还望左师兄赐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单手一招问天剑在手。

    望了望洛羽手中之剑,左锋剑眉一拧:“左某虽看不出洛师弟手中长剑品级,但此剑定然不俗,让人羡慕。相较而言,倒是左某手中凡铁,让师弟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左锋之言虽有羡慕之意,却无半点贪婪之色,反倒轻抚手中长剑,似是抚慰挚友一般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左锋眼中精光闪过,剑指洛羽:“修者皆重法宝神通,而我左锋,唯有手中三尺青锋,洛羽敢战否?”

    左锋握剑在手,周身气息顿时凌厉数倍。

    洛羽虽心中惊叹,却面色如常,只是手中问天剑,正不停震颤,似要脱手而出!周身气息随之巨变!若之前洛羽是一把鞘中剑,那此刻的他则是一把长啸九天的问天罡!

    左锋顿觉洛羽所散发出的凌厉剑意,正直指自己各处要害。

    “噹~~~”就在这时,道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瞬间,洛羽双目锐利如剑,隐隐有一丝疯狂之意,只见他大喝一声:“战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二人竟同时踏出一步,挽动手中长剑!

    只见洛羽裂空一点寒芒,问天剑剑芒好似霹雳一般电掣向左锋所在!左锋早有准备,虽惊其速,却并不慌张,只一转手臂,那手中长剑竟在身前快速舞动,搅动着那飘散在周围的雪花。

    “叮!”金铁交击之声响起,剑芒消散!

    洛羽虽心中惊讶,却早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左锋双眉紧锁,借机更近一步,断喝一声:“金刃”!

    顿时剑体一震,其上瞬间金光大作,脚下更是风行急进,欲拉近距离!

    洛羽岂能不知,左脚后蹬,右手问天剑影向前洒去,一气连荡三剑,身形更是飞纵而起。银光灼灼,三道银芒刹那间激射而出,直指左锋咽喉、识海、丹田三处而去,势若电掣!

    左锋瞳孔骤缩,见此一声轻喝,灵力盾霎时而出!周身灵力波纹隐隐浮现,阻断三点寒芒,身形亦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两人于半空之中长剑相击,双双落地倒退,左锋一步而止,洛羽却连退三步,方止住身形,引得场外一片惊呼!

    紧了紧手中问天剑,洛羽暗道‘还是境界的差距啊,连三道剑芒都被轻易化解,这就是练气六层吗?’

    此时,两人不约而同的再次跃起,于擂台之间跳跃腾挪缠斗,剑气、银芒四散迸射,顷刻间擂台满目疮痍,观战众人看得如痴如醉,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此刻高台之上,一众长老亦是兴致而谈。

    谢长老似是对洛羽表现很不满意,沉声道:“这左锋剑招虽平平无奇,看似被动,然灵力胜于洛羽,若如此下去,恐怕洛羽要败。”

    而身旁陆长老,见‘谢石头’竟然数落起洛羽,闷哼一声,望着场中相斗的二人道:“谢师弟怕是武断了,虽说炼气六层灵力占优,又有灵力盾化解伤害。然而洛羽只连出过三道剑芒,且一道强过一道。若出第四道、第五道呢?灵力盾可能抵挡?”

    谢长老一听陆师姐语气,似是对他有所不满!心中疑惑,‘我惹你了?’

    想到这,他哼声道:“师姐,你这是抬杠吗?洛羽只炼气四层,能有多少灵力够他一道接一道剑芒?还五道呢,哼!”

    陆长老一听,顿时火气:“谢石头,本长老说能便是能,只许你武断,便不许我了?”

    谢长老:“你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宗主青叶子摆手道:“好了,身为长老,成何体统?洛小子已出第四道剑芒喽~。”

    青叶子虽面露微笑,二人却不敢再造次同时闷哼一声,各自转头观看。

    此时,只见左锋长剑迎雪击出,一道璀璨金光直取洛羽头颅。剑未至,凌厉的剑气似要撕裂额骨!

    见此,洛羽脚下一蹬,风行而起,连退两丈后,他连忙止住身形,若再退便要落下台去!

    左锋怎可放过如此良机?长剑如影随形,脚下更是风行急进,金光闪烁直刺而来。迫人的剑气,震得三尺内雪花纷纷退散。

    洛羽退无可退,单臂一振,问天剑带着一连四道剑芒击上金剑。

    “叮...~!”

    猛一相击,洛羽如遭雷击,心中暗暗叫苦,顿感金剑之上似有千斤之力,显然是左锋用了暗劲,欲将他击退台下!

    洛羽又岂能叫其得逞?借此力仰身似龙蛇一般滑过,遁回擂台当中。如此身法,顿时引得台下一片欢呼!

    见洛羽竟能躲过自己如此迅猛一击,他虽心中惊讶,却并不气馁。左锋一声长啸,顺势凌空倒翻,金剑如虹刹那间化作无数剑影,向着身后身形未定的洛羽,当头洒下。

    此剑一出,场外一片喝彩,如此威势,足以重创炼气六层!

    而洛羽周身,已在金色剑影的笼罩之下无从躲闪退避。

    就在金色剑影凌空罩下之际,洛羽周身灵力旋动,四周飞雪竟四散旋转而起,达两丈方圆,如龙卷一般竟将二人团团包围其中!

    台下众人暗自心惊,炼气四层如何能催动如此蓬勃的灵力气旋!?高台之上谢长老更是难以置信,余光瞅了瞅身旁陆师姐,眼角一阵抽动心道左锋要败。

    台上飞雪旋动之中,果不其然!

    “叮!......噗~~!”金铁交击与入肉之声只在一瞬响起!

    声止,飞雪顿!瞬间金色漫天剑影消散于无形,灵力气旋缓缓退去,飞雪洒落尘埃,堆积如苍丘。

    左锋立于台上,而长剑却已不在手中!洛羽虽握剑在手,却杵立于地,身形佝偻,长衫多处割裂,更隐有斑斑血迹!此刻,他如潭的双眼正静静地望着左锋,而左锋却望着四尺外,插入地面突自震颤裂损的长剑。

    忽然,他手捂胸口,殷红透指而出,跪坐剑前,口中鲜血喷洒而出,溅射长剑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,你的剑...决死而进,我...没那勇气。”

    望着双手抱剑的左锋,洛羽心中叹息,却也敬佩。最后若不是他决死一战,倾尽所有灵力,连出五道剑芒,估计败的便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若左锋亦决死一战,败的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想罢,洛羽虚弱一礼:“左师兄,承让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缓缓走下擂台,消失在欢呼雷动的人群中。
微信关注: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关推荐:山海碑歌无弹窗广告,山海碑歌txt下载,山海碑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