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880】威慑

作者:起床难 | 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3:46 |字数:3872

    风雨飘摇,天地晦暗。

    朔月岛上雨雾濛濛,寒意滋生不绝。

    萧石竹如今的贴身侍卫黑猴,却在雨中玩的欢快。在那军府衙门的屋顶间纵身飞跃,忽高忽低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纵然是浑身黑毛都已经湿透了,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此鬼年纪已经不小,却一直是小孩心性,一点点小事,也能让他开心许久。如雨中跳跃来往这种简单,又看似乏味的事,对他来说却偏偏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且他身手敏捷,来去之快如同疾风,在雨雾中欢快的飞来跳去许久,院中卫兵除了几个领队,和玄教教徒与素天居弟子组成的暗哨外,其他的一些鬼兵尽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黑猴落在了后院门前一旁的小屋前,抖了抖身子,甩落了一片片水花后,进到了屋中。

    这屋子本就是衙门后院的职事房,现在暂时挪用给萧石竹,供给那些要见萧石竹的九幽国鬼官们,当作等候室使用。

    已经按命令回到了这屋里的寻香见到黑猴在外面玩够了进来屋中,便问:“主公和大臣的谈话,结束了吗?”。

    黑猴是才从萧石竹所在的后院正屋中掠过的,见到萧石竹还在和阿三详谈着什么的情景,当下默默摇头。

    这几日下来,这黑猴除了依旧还不会说话外,心性和性格倒是也在萧石竹的教导下改变了不少。一些过去的野兽习气已无,鬼话倒是也听得懂更多了。

    自然知道,寻香问他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见黑猴摇头,寻香当即转头看向了就坐在不远处的金雕黄土和狸天应后,并不露齿的抿嘴一笑:“三位大人稍安片刻,主公一会会见你们的。”。

    黄土他们点了点头后,细细品茶着,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猴也蹲到了寻香椅边地上,接过了寻香递来的一个果子,点头谢过之后,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学士大人,这个卫士似乎也很眼生,也是主公从黄泉带来的吗?”闲谈许久后,狸天应多打量了几眼在吃果子的黑猴,对正在细细品茗的寻香,好奇的问到:“怎么看都像是个兽魂,长右或是狌狌等一类的兽魂?”。

    话说到此,狸天应好奇的目光,又在黑猴的脸上打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黑猴连脸上也多有黑毛,只露出了口鼻眼睛这几处器官附近,没有长着黑毛。略有尖嘴猴腮的相貌,和毛茸茸的脸颊,还有猩红唇下的雪白獠牙,倒是让狸天应的脑海里立刻就闪过了巫支祁的音容。

    两鬼曾经并肩作战,生死之交,狸天应如今对巫支祁的死还是记忆犹新。见到黑猴的那一瞬间,有那么一个恍惚,他还以为是巫支祁死而复生了呢?

    要不是黑猴没有巫支祁高大健硕,且毛色不一样,狸天应险些对这个鬼魂喊出了巫支祁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正是,是主公从黄泉南部边缘山中寻来的。当地鬼传闻,他之前是沙暴恶魔,总是在沙暴刮起来时出没边境,袭击人畜。”寻香三言两语间,对狸天应把黑猴的来历说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就是已经不会说鬼话了,似乎是丧失了语言能力。”顿了顿声的寻香,这么说着时,转头看向了津津有味吃着果子的黑猴,眼露遗憾和惋惜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嗯,但看此鬼灵性尚存,身手也是不凡,只要稍加**倒是也是个不错的护卫。”狸天应一个点头,绕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屋中诸鬼沉默了起来,静静的听着屋外雨滴落下的连响声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黑猴啃了三五个果子,终于过足了嘴瘾停了下来。手捧桃核窜入屋外雨中,不知道去做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后,黑猴没有回来,倒是有持伞卫兵,把阿三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三位将军。”阿三进门,就对狸天应他们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三个将军也当即起身,对阿三还了一礼,齐声道:“市舶使大人。”。

    “将军们,主公唤你们过去。阿三还有公务在身,在此别过。”一直拱手着的阿三,又给他们和寻香一一行礼过后,率先转身出门,很快又在雨雾中远去。

    狸天应他们一整衣袍后,相继走出屋中。

    门外已有持伞士兵,在等候着。而寻香也先他们一步,朝着正屋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待到狸天应他们到了屋中时,屋里正中处的圆桌上,已经摆上了新泡的茶水和才出炉的糕点。

    萧石竹正坐在左边,面朝大门这边,注视着相继入屋的将军们。

    “都是老熟人,就不必那么拘礼了,坐下说话。”待他们行礼之后,萧石竹笑着说到。

    几个将军坐下后寻香带着奉茶的侍女们退了出去,顺带按萧石竹给她使的眼神用意,把大门顺手带上。

    屋中也为因为关上了门窗而昏暗,梁柱上的蜈蚣珠,把屋中照亮。只是那门外的风雨声,已不再那么的嘈杂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是否是要我们率军返回驻地?”。

    这时,不等萧石竹开口,对面的黄土已率先问到。

    他支援朔月岛已是旬月有余,原本的驻地防守空虚是必然的。在座的诸位又都是九幽国边关和要塞的驻守大将,这心里总是会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生怕自己的驻地因为无人守卫,闹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萧石竹一个摆手,端起自己茶杯之际,瞥了一眼黄土眉宇间的焦虑后,猜到了他心急什么,便宽慰道:“你们的驻地都已经安排上了新的驻军和将军,能确保安然无忧。之所以还把你们留在朔月岛上,是有一件大事,需要你们去做。”。

    说罢,萧石竹抿了一口香茗,放下茶杯站起身来,朝着屋中书柜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书柜高有半丈。下部素身而双开门,上部亮格,间以两抽屉。亮格边铲灯草线,围拦以方材攒斗而成,简洁明快。虽然比起玉阙宫中那些精美的柜子要差些,没有宫中书柜那么气势磅礴,但也是工艺讲究,纹式美观。

    打开了门板填绿雕刻诗句:“文入妙来无过熟,书到疑处更须参”的柜门,萧石竹从中一阵翻找后,抽出一卷地图折身而返:“我要你们去做一件大事,一件能够威慑北阴朝的大事。”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回到了桌子边,展开地图铺在了桌面上后,用果盘和糕点盘,压住了地图微微扬起的四角,使其平铺,不能再卷起来。

    三位将军定睛一看地图上的线条山水,和勾勒出的大陆形状,金雕率先认出了此图,乃是阴曹地府中部的六天洲地图。

    “主公,莫非是要我们饮马六天洲?”狸天应沉思片刻后,惊呼问到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的他,眼中迸射出不可思议之色,朝着萧石竹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说对了一半。”萧石竹笑笑,坐下后又端起了自己的茶杯,一边用杯盖刮着杯中茶末,一边说到:“我萧石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;如何我们大军损伤惨重,朔月岛和玄炎洲北部一些地方的防御都要重建。朔月岛大军,更是要重头再建。加上东瀛战争还在继续。洲内一些鬼国和驻守的酆都军还在负隅顽抗,处处需要开销,需要休养生息。这种情况下问鼎六天洲只会是自寻死路。”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狸天应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和其他两个将军常年统兵,自然知道这些利弊,肯定不希望萧石竹昏了头,现在就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幸好,萧石竹没有昏头。

    “那主公,你这威慑是要做什么?”黄土想了想,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猜不出萧石竹拿出六天洲的地图,并不乘胜追击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六天洲东南沿海向来是北阴朝大兴水利的地方。水利工程使之相互勾连,所以历来就享有水乡的美誉。”萧石竹手指顺着地图上,六天洲的东南沿海地区缓缓划过:“物产丰富,富庶。北阴朝建造了不少的军用物资储备点,隐藏在这一带。里面除了粮草之外还有箭镞,刀枪和被服、布帛。这些东西要北阴朝自己交出来,有点难了。但是我们可以去抢劫一下,倒是也可以的。”。

    三个鬼将,凝神细看着地图上的六天洲东南地区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朔月岛一战,损失了近百万将士,但北阴朝损失更大。几百万的大军,有来无回。这些地区因为抽调大军进攻我朔月岛而防守空虚,加上几日前,我军不宣而战,破了抱犊关。现如今得到密报,酆都大帝已经急调东南和西南大军,奔赴抱犊关驻防。东南地区,更是防守薄弱。”萧石竹说的渴了,喝了一大口茶后,才继续说到:“所以想请诸位率兵,与共渊的水师一道,奔袭这些地区。将物资掠夺,运送到东瀛洲中去交给阎罗王。”。

    “我国正在准备与北阴朝和谈,诸位也是知道的。”顿了顿声,萧石竹又环视着三位大将问到。

    当日萧石竹作出这个决定时,这三位大将也在军府衙门的大堂上。

    “但北阴朝未必会乖乖答应。”见他们点头之后,又道:“既然如此,就得在谈判开始前后给予北阴朝施加军事压力,掠夺物资攻打沿海要塞,使得北阴朝酆都军和玄帝军在六天洲连连失利,才能取到威慑作用。同时迫使北阴朝的使臣就算是被极尽羞辱,也只能委曲求全,答应我们的谈判条件。”。

    说着这些的萧石竹眼中凶光毕现,夹杂着点不易察觉的贪婪。此时此刻的他根本不像是个明君圣主,倒是像极了个丑恶嘴脸的侵略者。

    不过,萧石竹从小受教于泰山府君的元婴。早已学会了战争没有高尚和无耻一说,这个观念更是在他心里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既然双方都已经开战争了,对待敌人萧石竹是会无所不用其极的。什么手段,他都使得出来。

    也好叫那北阴朝和酆都大帝知道,他和他的九幽国可是不好惹的。也因此告知天下千万鬼族,谁才是阴曹地府中的真正强者。

    因此这个威慑之举,是不可少的。
微信关注: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关推荐:去地府做大佬无弹窗广告,去地府做大佬txt下载,去地府做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