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道长托孤

作者:哆啦i梦 | 发布时间:2019-08-13 23:08 |字数:3780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玄真观内院就混乱一片,各种吵嚷夹杂着几声干嚎,像是刘道长已经殡了一般,如此吵嚷,直至后院的陈宣和王公子一起出来,方才止住了混乱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拍门之声在在外响起。

    苏阳在床上再一次“惊醒”,连忙询问有何事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受伤了,请苏大夫施以妙手,救我师傅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小道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苏阳大吃一惊,连忙披衣打开房门,看到外面是一二十来岁的青年,身穿道褂,似模似样,看到苏阳出来之后,连忙带着苏阳前往中院。

    “咳!咳!咳!”

    未曾进门,苏阳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咳嗽声,随着道士往门中走去,看到刘道长半躺在躺椅上面,盖着棉被,口鼻中不断溢出血来,在这刘道长的身边站着一人,正是当初指点苏阳,要给苏阳仙缘的白发老头,只是第一次见面之时,这老头子须发皆白,而今夜再见,这老头子脸面上没有半点胡须。

    玄真观的道士们全在下面跪着,一个个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苏阳连忙上前,按着刘道长的脉搏,仔细打量刘道长,看他双眼赤红,口鼻淌血,再摸他脉搏,脉律不齐,动而中止,苏阳在他虚弱之时戳他死穴,大伤身体,并且这过程持续时间太长,身体的损害已经不可逆转,并且苏阳探查,这刘道长精神萎靡,阴神溃散,不知外出遭遇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刘道长,你这病症严重了啊。”

    苏阳松开脉搏,说道:“这病症应伤在头,方使你大伤精神,我也只能给你开几副药,如何治愈,束手无策呐。”

    身体的损伤已经实实在在有了,何况阴神也受到损害,要治愈这种损伤,除非是仙药,这凡间的药材,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咳咳!!”

    刘道长咳出来了两口血,无法回话。

    “苏大夫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头称呼苏阳,说道:“你无须将治好,只要暂且稳住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发老头多多打量苏阳几眼,感觉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苏阳翻了个白眼,踌躇一二,说道:“倒是能开一幅安神散淤药,先散淤堵,再安精神,此病症也只能暂缓……”

    “暂缓就好!”

    白发老头呵呵直笑,声音阴柔,说道:“如此你便去吧,抓了药,在里面配几样归于肾经的药物,去伙房将它熬制好,现在的刘道长只能相信你这个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刘道长咳嗽两声,伸手擦干净鼻血,怒目看着下面的这些弟子,咬牙切齿,喝道:“本道为你们这群不肖之徒操碎了心,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在下面反我!一个个都暗害我,今夜守夜弟子是谁?出来领死!”

    引路明灯被灭,身躯被损,定是下面跪着的弟子们所为!他决不能容忍这等逆徒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两个弟子上前,其中一个哭声说道:“我是去一趟茅房,让他在这守着,回过头来,他就不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你去一趟茅房能去那么久?我若不下地宫找你,你怎么会出来?”

    两个人彼此争执,推脱责任,刘道长见此,只是挥手,让魏窎先将这两个逆徒处决。

    监院魏窎上来,手中拿剑,唰唰两剑,皆是穿胸而过,将这两人躯体毁坏,送入黄泉。

    “还有出手暗害我的,必然就在你们中间。”

    刘道长说道:“你们一个个都说之前在什么地方,谁人能够作证,今天我们玄真观要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大殿之中,刘道长开始审讯下面的弟子们,居然前来刺杀他,刘道长决不能饶。

    清理门户!

    苏阳在外轻笑,今天玄真观就是要清理门户!

    中院之外是县令差役,玄真观内院有了乱子,弟子们又都跪在前面,县令怕最里面的贵人安全有问题,连忙在这守着。

    苏阳大略说了刘道长被弟子暗下杀手,此时正在查看下手之人是谁云云,便前往药房抓药,而后到了伙房熬制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刘道长的身体状态,喝药已经没什么用了,再喝往肾经走的药,那死的更快,但人家让开,想来是有秘术。

    将药放在砂锅里面熬制,苏阳打量了一下玄真观的伙房,只见这伙房里面肉类齐全,半面牛肉,全羊肉,刚刚杀好的猪,以及野鸡鱼蟹,而在这其中,苏阳看到了几尾河豚。

    记得击杀方中贤的时候,方中贤曾经说过,这贵客到了这里,就想要吃河豚,这才不过两天,河豚就在伙房里面游着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

    门口传来敲门声音,苏阳扭过身去,只见王公子手持折扇,一身雪白,后面跟着四个道士,看到苏阳转身,笑着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玄真观刘道长被刺一事极为蹊跷。”

    王公子手摇折扇,渡步到了苏阳身边,说道:“整个玄真观都以为是内部人下手,而我却觉并非如此,因为我的鼻子很灵,能够嗅出来到了刘道长房中其他气味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苏阳脸面不变,五龙蛰法连气运都能蛰伏,这味道更不必说,并且苏阳已经又去了一趟,又接触了刘道长,便是有气味也有说辞。

    王公子的脸一下便凑到了苏阳的脸边,接连嗅了几下,想要在苏阳的身上嗅到撒谎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

    王公子错开脚步,轻轻摇着折扇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他在房中确实嗅到有不一般的气味,但嗅苏阳,嗅到的是一股柳叶香味,和房间中的那种味道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王公子看着苏阳,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沂水人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时日不短,苏阳说话已经带着沂水口音。

    “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沂水县城。”

    苏阳大略的回了他几句话,王公子听了之后,摇着扇子在伙房里面渡步,整个玄真观里面都没有那股气味,莫非是外人进来下手?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你有点眼熟……”

    王公子摇着扇子走了一阵儿,便离开了伙房。

    狗鼻子?

    苏阳用水洗洗脸,这男人凑在脸颊边嗅的一下,让苏阳感觉浑身不自在,有点恶心。

    药已经熬制好了,苏阳将药端起,向着大殿里面走去,待到殿门之时,看跪在那里的道士多半散了,只有少数的几个道士仍旧跪在原地,陈宣这个准太子,小王爷正坐大堂,旁边是白发老者,再往下是沂水县令,听声音,应该是在审判这几个道士欺骗羊家媳妇之事,只是现在他们所说,多半都是谎言,这几个道士也是推出来做替罪羊的。

    “师傅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魏窎引领苏阳,到了一处偏房,这房间前面无人把守,仅有刘道长咳嗽声在里面传出。

    将苏阳带到这里,刘道长便让魏窎去前面候着。

    “苏大夫。”

    刘道长面如金纸,依靠床头,让苏阳将药碗放下,说道:“我的病症,我心中有数,身躯损伤严重,但要命的伤在于神魂……咳咳,靠功夫是五法调理的……沂水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狠角色,一出手就是雷电,若非是我熟知沂水地理,怕在外面就灰飞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雷电对于阴魂极为克制,元神除非修炼成为阳神,否则这天上雷霆,云中雷声,对于阴魂来说都是要命的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狠角色?”

    苏阳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男的,我没看清他的脸。”

    刘道长遗憾说道,微微摇头,一转话风,说道:“我们不谈他,苏大夫,贫道现在无人能信,只能厚颜拜托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监院魏道长……”

    苏阳想到了他的大弟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狼子野心,外交内结,排除异己,为的是成为观主,并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刘道长靠在床上,说道:“适才我算了一卦,我的命数已经没了,但是我玄真传承,阴阳秘本,不愿意交给这些狼子野心的徒弟们,更不愿让我得来的阴阳秘本落到司马阴人手中……我想拜托先生,帮我把这些东西送到山下东安镇,叶员外家中,叶员外家的儿子年方八岁,聪明伶俐,我暗中传他玄真秘术,已有根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这个人该不会是你孩子吧。

    苏阳眯着眼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可以到东边书斋里面,在书架后面有一暗门,仅我一人知道,打开暗门,能通地宫,在那里面放着玄真传承,阴阳秘本。”

    刘道长小声对苏阳说道:“我门中弟子都想要这传承秘本,我仅传皮毛,骗说全部。现在门中恶客司马阴人也想要我门中传承,此人极为难缠,先生想要下山,必须要在正午饭时,趁着他伺候小王爷的时候,进入里院左手边的房中,将房梁上的竹筒拿出打碎,如此就破了他的功夫,先生趁此时下山,必然无碍。”

    一句句嘱托全然说给苏阳,刘道长让苏阳将秘本带给叶家的孩子,事成之后,可以在二龙山西南山道正中左侧大槐树边的青石板下挖开三尺,取出里面的全部黄金,有一千两之数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晌午……”

    刘道长看着外面的天,将碗中的药喝的一干二净,让苏阳走出,到外吃饭,要门中弟子魏窎进来。

    “师傅传我道时,言称我玄真一脉传承深远,开派祖师是茅盈真君……”

    苏阳临走之时,听到房间里面刘道长对魏窎如此说道,魏窎跪在地上,猜到可能是师傅要临终传承,竖耳倾听。
微信关注: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关推荐:聊斋假太子无弹窗广告,聊斋假太子txt下载,聊斋假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