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宫殿(四)

作者:漠梧桐 | 发布时间:2019-08-13 22:32 |字数:2396

    被李老板这么一骂,刀疤男脸上抹不开,一脸铁青,但还是不敢说什么。大致我是看明白了这一帮人的组成,那些小喽啰和女人不算,李老板是这次行动的指挥者,刀疤男是他的手下,赵老板是他从别处请来的鉴古师,地位很高。

    不过我觉得这个赵老板并不是一个坏人,就以他那种对学术的恒心就可以看出来的。不过这只是我的想法,经历了那么多事我也懂得了人心难测这个道理

    “在古代,不管是哪一个文明,哪一个国家,都有自己崇拜的东西。这些石人上只画着眼睛其实就是突出他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眼睛,代表着祖先对看透未来,征服自然的希望。也许就是这种事情吧!”

    听完赵老板给我们上的课,我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,通俗的说就是马后炮。幸好他没有问我是否在下面看到了有关眼睛的东西,不然我又得开启我的瞎编模式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们七拐八拐的,甬道的情况单一,没有什么新鲜,赵老板也就停止了科普教育。终于,我们来到了我认为是这个建筑里的第一个boss前——那个大石门。

    这使我心里松了一口气,从石门出去的时候,我们是被后面的墙推进去的,我本来以为那面墙现在可能还留在那阻挡我们进入石门的路(见第33章),然而并没有。估计是门也有环保再利用的思想,想多接待几波“客人”。

    我站在石门前,做了个不要动的手势。回过头看向后面的五十多人,说:“这个地方大家一定要有心里准备,会很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指着我骂道:“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,一个石门有什么蹊跷的?老子在墓里推过的石门比你推自家门的次数都多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没有理他,而是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面向门扔了过去。奇迹发生了,石头并没有在门上发出“当”的撞击声,弹到地上。而是“嗖”的一下没了。

    众人发出一声惊呼,我有一种错觉,好像我是一个魔术师,在跟别人展示魔术一样。“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吗?”

    刀疤男阴沉的脸,推了我一下:“你赶紧的,过去探路。你确认没有事情我们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拉了拉身上衣服链子,说道:“刀疤哥(我听他们的人就这么叫他。),咱明人不说暗话,我这是给你们去拼命,你怎么样也得给我一个武器啊!还有,下面是深达几十米的悬崖,一但跳下去没有武器就会被摔折。我要是受点伤什么的,恐怕以后带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戒备的看了我一眼,大概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极不情愿地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递给我。我一看并不是我原来那把。

    刀疤男丢给我然后立刻拿枪指着我,笑着说:“这个匕首就不错,下地不需要用银的,能用银驱走的是西方鬼不是这里的鬼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有总比没有强,于是便把它塞到背后的包里。深吸一口气,纵身向着门跳去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的“跳楼”并没有出现,结果我在毫无防备下一头栽到地上,摔了个狗吃屎。我大骂一声,这剧本不对,怎么下面不是悬崖了?这次改平地了?

    我心说这还真他×是个任意门,我站起身子举起手电看了看,发现四周的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,应该是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努力回忆着在棺椁那个地方看到的整个建筑的平面图,没有注意到石门那有反应,结果一个人影飞了过来砸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人的脑袋直接磕在我的脑瓜顶上,砸得我眼前火花乱飞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们就呆呆地看着五十多号人像是傻子似的往地上扑。本来这场面挺搞笑的,但我还真笑不出来。刀疤男一把抓住我,问:“你说的悬崖呢?你骗我们!”

    我连忙跟他们解释了这个现象,他们听得还有点将信将疑,我又说:“各位,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能扫兴啊,这是件好事啊!”

    李老板问:“怎么个说法?”

    我继续说:“你想想,如果这下面是悬崖,就这么跳下去,我们不可能这么幸运十有八九会出人命的,摔断个胳膊摔断个腿都正常。现在我们什么人都没事不是很好吗?”说着我摸摸自己的脑袋,上面起了一个大包,心说什么没事啊!我脑袋都快被砸开花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想也是,我们边都举起手电观察着四周的情况。墙上是一幅幅巨大的壁画,壁画的颜色之鲜艳让人震惊,而且我仔细看了一下,壁画上画着的都是人脸。

    每个脸都不一样,但是眼睛都是一样的。睁得巨大,十分的恐怖。刀疤男突然说:“把手电都关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回事,他摇了摇头,指了指壁画上的眼睛说:“我感觉这些眼睛是活的,它们好像在看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这么一说,吓得队伍里的女人们开始尖叫着缩成一团,刀疤男想制止她们的叫声,我想是碍于她们和老板们的关系无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刀疤男是倒斗出身,而这个地方我又没有来过,只能是以他的经验来。刀疤男从包里掏出冷焰火,点上凑到壁画旁边。冷焰火也就是燃烧棒,温度非常高,壁画在这种情况下色彩开始融化,逐渐退下来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是,壁画的颜色不但没有褪去,反而变得越来越浓烈,越来越鲜艳。周围也弥漫着一种刺鼻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口鼻,然后扑到王子月身旁用衣服替她遮住,“快捂住口鼻!有毒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专业倒斗的,遇事不慌,他们的手下赶紧分发防毒面具,每人一个。我带好之后发觉刀疤男一直站在那幅壁画前,一动不动,也没有来戴防毒面具。

    我做了个不要动的手势,蹑手蹑脚地来到刀疤男旁边,看到他一直在盯着那幅壁画,脸也越来越贴近壁画。这让我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,这和在镜宫遇到的太像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觉得这个赵老板并不是一个坏人,就以他那种对学术的恒心就可以看出来的。不过这只是我的想法,经历了那么多事我也懂得了人心难测这个道理
微信关注: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关推荐:冥海鬼域无弹窗广告,冥海鬼域txt下载,冥海鬼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