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躲着吃苦

作者:朝烟宿雨 | 发布时间:2019-08-02 22:48 |字数:4426

    乔长安扶着李七娘上了马车,自己也上了马车,李彤云在门口送别,李七娘很想让彤云跟他们一起住,但是被彤云婉拒了,她在心里相信,比起乔家长风哥哥如果要回去的话会更加愿意回李家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自由一些,李彤云从来不需要他做些什么,也就更加不需要他好好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彤云,你和长风的事情,你要努力啊。”李七娘临走的时候说道。

    彤云笑着说好,但其实她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努力,有很多事情是根本就不需要努力的,这天下还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。

    乔长风拿起那把剑,有些轻蔑的笑了笑,两只手一用力,瞬间将那把剑掰成了两半,李复在他身后黑着脸看他,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选的剑啊,就这个剑还能练功?”乔长风问白清颜。

    “李复说,如果能用不好的剑练出好的武功,那用好剑就会更加的厉害了。”与乔长风不同,虽然李复也年长白清颜好几岁,但白清颜从来不会叫李复为李大哥,在白清颜的心里,李复就和同龄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师父从小也是这么告诉我的。”李复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你用这种破剑的理由,从未听说哪位高手是用这种随手就能掰断的剑练成的绝世武功。”乔长风对于这种剑从来是不怎么喜欢,甚至,从心底里有些讨厌。对他来讲,用好剑是对剑的尊重,也是对练武者的尊重,这倒不仅仅是因为他从小就拥有了暗龙剑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 这不是没有好剑吗,所以就只好拿这把剑了,再说,这把剑在那些剑中也算得上是上品了。”李复说,他对于乔长风这傲慢的语气很是不满,摆出了一副有本事你去找一把好剑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以次充好。”乔长风怼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反正功夫也不怎么样,用好剑岂不也是浪费。”看到两个一见面就互相伤害的傲娇小朋友,白清颜着实觉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几个人收了工,乔长风跟在白清颜身后,突然问起了师兄们的伤势,这也正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白清颜一直想要逃避的事情,大师兄偶尔会过来看她练功,自己也能够跟着练一下,而初衷却是剑都难以提得动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进了房间,大师兄早就已经做好了饭,几个人围了一桌子,自从白清颜开始努力的练功以后,做饭这种事情就已经有大师兄包揽了,通过这一个月的锻炼,大师兄的厨艺也愈发的精进了。几个人吃着饭,相互的说说笑笑,只有初仲一个人看起来闷闷不乐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白清颜跟着初仲到了他的房间,初仲背对着她,背影看起来很是落寞,表情虽然白清颜看不见,但她可以猜到,他一定是猜到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清颜,我都知道的。”白清颜正纠结着该怎么告诉他,他却自己先开口了。“只是,以后不能够帮你一起为师父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”白清颜可以想到他的心里有多么的痛苦,十几年之功废于一旦,对于任何人而言可能都难已接受。“我会为你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清颜,我相信你。”初仲转过身,投给白清颜一个万分坚定的眼神,那是对白清颜最大的鼓励,一个人的从心底里的信任。“其实,对于这件事情,我基本上已经释然了,也许是命中注定我不该走上这条道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这江湖纷争,我是真的再也无意涉足了,只盼有一日,你若重返白衣派,可以带我一同回去。我只希望,可以从来处来,回来处去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答应你,一定会的。”白清颜所能够想到的所有的话,都在那一瞬间突然的说不出来了,一切都变成了她对他的回应,但是她说的他都懂得。

    他只是,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”等白清颜出去的时候,她发现大师兄站在门口,他像是在等她,刚刚的对话,他听了大半,他也猜到结果会是这样,初仲这些日子里的担忧和伤感他都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白清颜的武功有了很大的进步,这让她很高兴,可同样作为白言的弟子,初仲却彻底的失去了能够为师父报仇的机会,每次看着白清颜练剑他的心里有多么的痛苦。但这些和他对白清颜有意见没有关系,他们依然还是最好的师兄弟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”白清颜叫他,语气之中稍显无奈。

    “清颜,没什么,他只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件事情,我们多给他一些时间吧。”江辞的脸上也是一脸的凝重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初仲虽然行事不够稳重,至少比起江辞来说是这样。但他表面看起来幽默搞笑,其实心思比江辞还要细腻。何况,从小就一直一帆风顺的,遇到这么大的事情,根本就难以一个人独自承受。

    他也有傲气,何况这些天看到大家都那么的开心,他也没有胡闹,但江辞知道,他心里痛苦,只是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。江辞看着他痛苦,自己也跟着在心里偷偷的痛苦,同样的,他也不愿意去麻烦别人,尤其是在这种十分紧急的关头。

    白清颜点点头,表示可以理解,顺便安慰了他一番,转身就离开了。江辞小心的推开门,看见了初仲一脸落寞的站在窗边,他走过去,小心地搭上了他的肩膀,像两个人小时候那样,用肢体来传达各自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们都一样,是不擅长抒情的人,也是极不擅长语言表达的人。但是好在,彼此都相互的明白,所以很多时候,自然也就省略了很多不必要的抒情。

    但是语言依然是很重要的,初仲转过头,看了看离他很近的江辞,有的时候,他觉得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人,但有一天,会不会有这么一天,他们都会遇见彼此喜欢的女孩子,然后他们被迫的疏远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眼下就有一件可以让他们疏远的事情,初仲知道对于自己而言,自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,而江辞却不一样,他受的伤少一些,很快就可以养好伤,很快他就可以一起跟着白清颜去为师父报仇,他要日日苦练功夫,也许功成之后,他就会很忙的吧,到那个时候,他们会越来越远的。

    何况,有些东西,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,就像当初练功的时候,他擅长文学,但是如果他不去练功的话,他和江辞就道不同。不相为谋了。他还是选择了去练功,比起他所喜欢的文学,他觉得在他心里,江辞会更加重要一些。这些,江辞用来都不知道,因为初仲从来就不希望他知道。

    应该后悔吗,倘若当初自己不为他,初仲在心里想着,脸上已经有一滴泪水流出来。

    这丝毫不像是他,当初白林川一剑从背后偷袭江辞,从背后默默地挡剑的那个他,只有到那样的一瞬间,他才能够清楚的看清自己,在他的心里,他实在是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啊。他没想过后果,如今后果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后果他根本难以承受。他再也不能够保护他,不能够陪他一起练剑,不能够陪他一起逍遥江湖,像当初他们说好的那样。他甚至失去了他们所有的共同爱好。

    江辞小心的为他擦去泪水,极轻柔的为他抹去泪痕。

    “别哭,不要哭。”江辞的心也是很痛苦的,他的语气已经是颤抖了,但是他的手却始终都难以擦干净他的泪水,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肆意的流淌,将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心都诉诸其中。

    江辞是因为他委屈才哭,江辞从小就知道,他很爱哭,从来不像是个男孩子,他虽然从来不喜欢在人前哭,但是他总是在江辞面前哭,有时候,江辞会开玩笑问他,为什么总是把坏情绪留给他,而把所有的嬉皮笑脸都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每到这时候,初仲总是笑笑不说话,然后半开玩笑地说,那以后,我也常常对着你笑啊,但我笑的这么好看,我怕你会喜欢上我啊。江辞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他委屈他把所有的坏情绪都留给他,但是他不知道,那是因为他把他完完全全的当成自己人,他不知道,他对他从来都不设防,似乎他们之间总是隔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,我是你可有可无的人,毕竟这穿越山河的箭,刺的都是用情致伤的人。初仲心里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只不过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连带着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。此时此刻,他的脸部已经由于痛哭而变得皱皱的,像是一团乱糟糟的纸。

    而江辞早就已经止住了哭泣,他就那样紧紧地抱着他,给了他所想要的所有的温暖,他崩溃了许久,他许久都没有像这时候一样的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你后悔吗?”江辞看他终于止住了哭泣,看起来情绪平稳了许多,才胆战心惊的问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只有想做与不想做,没有值得与不值得,既然当初已经是不顾一切的去做了,那么,又何谈后不后悔呢。初仲毫不犹豫的从口中吐出三个字,其坚定程度甚至让江辞都吃了一惊。“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初仲,我知道你难受,我会留下来陪你的,我不会离开的。”江辞的眼睛里仍然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那是刚刚还未流完的泪水,那是心里积攒了许久的温情。

    初仲有些犹豫的推开了他的怀抱,越是想要,等得到的时候就会越发的不敢接受,事实证明,这一切可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,因为他说这些话只不过是为了安慰他,因为他说这些话也只不过只因为他有恩与他,再有就是他们是兄弟,就只有这些。

    就只有这些了,在没有更多的其他的东西了,再没有掺杂其他的感情了。

    这是很多年后初仲才了解到的,这是当时他根本就不会想到的。他抬起头,眼睛里同样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同时,他挣脱他的温暖站了起来。他还是不想连累他,如果他真的只是想永远陪在他的身边的话,他大可以让他受伤,这样他就可以照顾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不行。他不能够看着他放弃一切照顾他。

    “江辞,你不必这样,我还可以照顾自己。”初仲恢复了理智,确切来说,是他的理智战胜了感情,他的声音冷冷的,有种拒人千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照顾,现在的你?你连剑都拿不动了,稍微重一些的东西你都提不动,你要怎么照顾自己,啊?”江辞听了初仲的话,瞬间来了怒火,他到底要逞强到什么时候!

    “我说了,可以就可以!”

    “让我来照顾你,我会照顾你的,从小不就是我照顾你的嘛?再说了,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变成这样,这是我应该做的?!”江辞怒吼着说,但是他很快意识到,他的话显然严重的伤害了他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初仲不说话了,黯然神伤的站在那里,一脸受伤的表情让江辞也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,。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,对不起。”江辞的语气也显然是受了伤,带着一丝丝的讨好,“我真的只是想照顾你而已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初仲怒吼着,他当然知道他想照顾他,他知道就够了,他怎么能够就如此自私的就真的让他照顾他呢。“我累了,你出去吧!”初仲转过身,泪水打湿了他的脸,打湿了他的碎发,顺着脸庞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一直听到江辞出去的脚步身他才敢放声大哭。他在那里站了很久才走,他心里也很痛,他没有走远,他在门口听着他哭,自己也哭了起来。他已经没有勇气去安慰他,给他温暖了。
微信关注: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
相关推荐:白衣逍遥行无弹窗广告,白衣逍遥行txt下载,白衣逍遥行